我的国际象棋奥赛之行

梁志华

  11月中旬的欧洲,冬天早早来临,当我置身于大雪纷纷的德国东部城市德莱斯顿的古城堡里,犹如来到了一个童话世界。这份喜悦的心情一直伴随着我参加38届国际象棋世界奥林匹克团体赛这段日子。在奥林匹克赛场,我见到众多的以往只能在书上杂志上网络上才能看到的名棋手,亲眼欣赏到他们高超的棋艺,看到世界各地的棋手汇聚一堂,感受到组织者的热情。在这段美好短暂的比赛日子,我还游览了承办这次比赛的著名的欧洲历史文化名城德莱斯顿,喜悦的心情不言而喻。这趟奥林匹克之行更加深了我对棋的了解和热爱。

    我是以澳门队教练的身份跟随澳门队开始这趟旅行的。我们这样的队伍,完全符合最初的奥林匹克精神,是一支纯业余的队伍。1912年瑞典斯德哥尔摩奥运会和1924年法国巴黎奥运会上,国际象棋是正式比赛项目,当时奥运会规定只有业余选手才能参加。后来国际棋联(FIDE)成立之后,专业棋手加入,这个比赛就从奥林匹克分离出去了,但仍用世界国际象棋奥林匹克团体锦标赛”(简称奥赛”)这个名称。奥赛是以国家和地区的名义报名,这次奥赛参赛国家多达152个。国际棋联目前拥有正式会员165个,是位于国际足联之后世界第二大的单项体育运动组织。国际棋联主席是现任俄罗斯卡尔梅克共和国总统伊柳姆日诺夫,这也是我看到的最热爱国际象棋最有空的总统,在德国奥赛期间总能看到他的身影。现任亚洲棋联的主席是阿联酋王子沙赫苏尔丹

    在奥赛中,业余队伍比比皆是,对于大多数国家来讲,棋手很难靠下棋为生。像香港和澳门的棋手,他们有自己的工作,只有在业余时间训练和比赛。我们的队伍棋艺相当一般,仅有一个FM (国际棋联大师)称号,但这并不影响大家对棋的热情。他们之中不乏优秀的人才,年轻的机长、电脑工程师、澳门大学德文老师、银行职员、公司高管等,是对国际象棋的热情让大家走在一起。

    俄罗斯、印度、中国、欧洲各国等等这些国际象棋水平较高或发展较好的国家都是以专业棋手参赛。如果在中国队想参加奥赛,首先要进国家队,然后经过层层选拔。我以前在国家队呆了三年,可一次也没能选上奥赛,当运动员也算是失败。说起中国国际象棋的水平,国家队确实很高,女队拿过四届奥赛(1998年至2004年)的冠军,个人冠军也出现了三人。男队奥赛的最好成绩是2006年亚军。这次比赛,男女队都是冲着冠军去的,但很遗憾,女队只拿到第七名,男队第八,是历年参赛最差的一次。但无论如何,中国队在参赛队伍中是强队,每一场比赛都受到各队、各传媒的关注。但我个人觉得,如果我们国家队的水平和国家在这个文化体育项目发展成正比就更好了,实际上现在国内国际象棋的开展只能算初步,一些小学生开始接触国际象棋,但是对大多数人来说,这个项目还是陌生。这与我在德国看到的情况正好相反,爱好者比比皆是,奥赛场外的比赛对局演示大厅和爱好者赛场全都是人,去晚了就找不到位置。这些爱好者每次进赛场都是要买门票的,门口总是排着长长的买票的队伍,中国棋院的一个领导看到感叹说在国内就是免费也不一定组织到这么多成年人。这也是为什么大多国际象棋比赛都集中在欧洲的原因。广东男队经常一去欧洲比赛就呆三个月,期间比赛不断,收获不断。今年12月要在南京搞一个高级别的国际象棋比赛,就是欧洲一个著名人士向南京市政府建议的,他说要想提高城市的知名度就应该搞一些知名文化活动,例如国际象棋这样在世界极有影响力的活动。南京接受了这个建议,并签订一连五年举办这个高级别比赛,现在官方网站已登出http://www.chess-pearlspring.com/site/chess_pk/xwwin.htm。每届只邀请六名超一流棋手,但费用不菲。。

    奥赛每两年举办一次。组办这个比赛花费不小,像我们这次在德国,参赛队伍基本成员的吃住行全部是由德国包办。尽管如此,还是有很多国家积极申办这个比赛,每次奥赛期间,申办国都要在此期间拉选票,做各种宣传、举办酒会、做每个队思想工作等等。目前这个比赛申办国还是集中在欧洲,欧洲国际象棋的浓厚氛围使得组织者容易找到大的赞助商。奥赛2010年定在俄罗斯的汉特曼西斯克、2012年在土耳其的伊斯坦布尔,挪威已积极申办2014年的比赛,宣传资料在赛场外大量派发。

    我们11号夜间2340点从香港机场飞往慕尼黑,11小时漫长的空中旅行也不算太寂寞,德国汉莎航空提供了非常好的电视节目,我在北京奥运期间没能好好欣赏的竞赛这下都补看了一回。还看了成龙的《功夫之王》和梅里尔斯特里普的最新歌舞片《MAMAMIA》。说起奥运真是让中国人由衷的自豪了一回,在德国期间数次听各国棋手谈到奥运,谈到10月在北京的世界智力运动会,无一不是夸奖。我的好友,代表荷兰队参赛的前中国著名女棋手彭肇勤就说她队里的女队员曾不太友好的评论中国,她很气愤地问她们在哪看到的,她们说是报纸杂志,她说你们还是亲眼看了以后再谈论吧,果然去参加了智运会后她们再谈到中国的时候,口气友好还不断赞赏。

    眼见为实,这次去德国我也深深地感受到了欧洲的文明, 这种亲身感觉和以往听到的是不一样的。飞机上我问当机长的队员,坐别人开的飞机怕不怕,他说德国品质没问题。这一趟德国行,深感德国品质确实非常优秀,包括方方面面,吃的用的看到的东西、房间设施、交通、各类建筑景观等等。

    到达慕尼黑的时间是12号凌晨520,这架飞机就是一架穿越时空的机器,它穿越了一个漫长的黑夜,7个小时的时差就全部溶进了黑夜中。

    从慕尼黑到德莱斯顿只要一个小时时间,飞机上和格鲁吉亚队同行,看到我敬仰的奇布尔达妮泽,这个前女子世界冠军一身黑衣,笑起来恬静安详,似与世无争。

    一进德莱斯顿机场,迎面开始感受奥赛气息。机场地下贴着棋子图案标志,沿着一路走下去就到了接待奥赛队伍的中心。由于比赛队伍多达150支,大会安排了各种各样的酒店接待。有些酒店远离赛场,给参赛队员带来不便,比如中国队、格鲁吉亚队等。我们队被安排在IBIS Hotel,在德莱斯顿市中心布拉格大街上,离赛场有几站路的距离,但好在出行非常方便。

    大会为这次比赛准备的宣传资料非常详尽,应有尽有,比如比赛杂志宣传册、每天报道比赛的报纸、各类事项的小册子、参观展览的优惠卷、还有专门为比赛印制的交通地图和线路图。在我们吃住的附近到处都可以感受到比赛的信息,街上的宣传画、商店里出售的棋具、行使的电车上棋子的标志等等。

    说起来有意思,正是因为这些电车标志,搞得我们第一天的比赛差点迟到,最后要以冲刺的速度奔向赛场。城市的交通非常方便,主要公共交通是电车,环保又没有噪音,而且准时准点。站牌上每辆车到达的时间都有显示,像珠海的观光巴士,但国内城市公共交通目前还很少做到这点。我听他们外国人开玩笑说,车到达时间一定得准时,否则因误点人要是冻死了,汽车公司得赔偿。所有参赛人员凭参赛证件乘坐公共交通工具不用买票。从住的酒店到赛场有几站路的距离,第一天搭车尽管已经问清楚了路线,可一到车站就看到了印有棋子标志的电车驶来,我们想当然的认为是可以去赛场的车,结果几个队一起上了那趟车,等越走越远离目标的时候才发现错了,急急返回又转车。后来才看到,城市里几乎所有的电车都印有棋子的标志,但每趟车棋子标志不同路线也不同,比如王、后、车、马、象标志,你要按照印发的小册子来对照出行。德国人做事认真有条理而且特别注重细节,结果遇到 我们这样不细心的人反而被他们搞糊涂了。

    我们坐车来回这些天,从未遇到查票的,司机也不查票,买票乘车全凭自觉,在车站和上车后都有自动售票机,很方便。据说逃票被抓的概率在2030次左右,就是逃20多次才可能被抓一次,但被抓后付出的代价是惨重的,不仅是罚款,还要把你所有的个人信息、身份号登记在案,有了不良记录在身会影响到你日后的方方面面,谁愿意贪一时的小便宜影响终身呢?严紧的纠错机制、严格的惩罚制度、无孔不入的法律政策在西方发达国家非常健全,这也使得人的自律性特别高。

    德国人比想象中的热情,从我们走进酒店就开始感受到。我们住的酒店只有二星,房间很小,但软件设施和服务堪比国内三四星。房间干净舒适,每个服务人员都彬彬有礼。比如下雨天,我刚走到门口,发现下雨,转头想借伞,还没开口,服务员马上递了把伞过来,也不问是否归还。开赛当天恰逢我的生日,回到房间的时候,大会送的花插在了房门口。

    比赛场地在Eibe河边的International Congress Centre,这座体育馆的外观有如一架钢琴。在赛场里下棋,对面就望到肃穆的古堡,景色怡人。尽管已严格限制赛场准进入人数,赛场人还是多的有点像菜市场,好在还算安静。奥赛有如大家庭团聚,竞争很激烈,也非常热闹,有各色各样的人参与,既可以欣赏优秀棋手的对弈,也看到业余棋手的水平。有各参赛国的精英,也有为了免费的吃住行来参与的棋类爱好者,有国家与国家的荣誉之争,也有小国之间的友谊之赛。

 

格鲁吉亚与俄罗斯

    之前的新闻想必大家都还记忆犹新。今年8月,为了抵制俄罗斯,格鲁吉亚女队集体弃权了在俄罗斯举办的世界冠军女子个人赛,俄罗斯女将科斯坚纽克如愿拿到冠军。在奥赛上,这两队之争不仅仅是个人的胜负之争,更多的是代表国家荣誉。结果格鲁吉亚重夺了失去已久(1996年之后未夺冠)的冠军称号,重新捍卫了这个国家在国际象棋领域的地位,将俄罗斯队挤出了前三。

    这让我想起了1972年费舍尔与斯巴斯基争夺世界冠军,一个代表美国一个代表前苏联,那样一个冷战时期,他们的对抗能仅仅是代表个人之争吗?因为费舍尔弃权第二轮比赛,主办地冰岛人甚至去美国大使馆前示威,要求美军撤出冰岛基地。费舍尔胜利后,美国总统尼克松发来贺电。

    每个人的身后,都有一个国家。

 

齐布尔达妮泽和苏珊波尔加

    这两位前女子世界冠军是整场比赛中最耀眼的两位女棋手。齐布尔凭借高超的棋艺赢得了全场的称赞,她两盘干脆利索地赢了刚获世界女子冠亚军的科斯坚纽克和侯逸凡让人感叹真是宝刀不老。棋手的职业生涯可以很长,只要热爱可以一直出现在赛场上。已经47岁的她比赛的时候总是一身黑衣,戴一顶遮住眼睛的帽子,只专心下棋,不愿被外界打扰。据说她现在更像一名修女,将大多收入捐给教会,精神世界与世无争。有这样一位棋手,格鲁吉亚女队在多年后又夺回团体世界冠军头衔也是正常发挥。她获得女子一台金牌同时还赢得最佳女棋手称号,在她上场领奖的时候全场鼓掌达十分钟之久,尊敬之心洋溢在每个人心中。

    苏珊波尔加称得上是这次比赛最活跃的人,她的身份是:新闻记者、奥赛报纸编辑、新闻发布会主持、棋评家、讲课棋手、闭幕式主持人,总之你可以在赛场任何位置看到她,她担当了整个大会的形象代言。这位匈牙利女棋手夺取世界冠军称号后去美国开办了国际象棋学校,她继承了父母亲(一个教育学家一个语言学家)的事业,把教育与文化传播作为追求,迅速从世界冠军的角色转变为推广国际象棋的使者,她的棋艺天才和语言天才在这个角色中得到更大空间的发挥,对国际象棋的发展是件非常好的事。

 

IPCAIBCA

    IPCA是世界残疾人组的队,IBCA是世界盲人协会组的队。

   这两支队伍多年出现在这个赛场上。残疾人的队伍除了几张轮椅外,没什么特别,说起智商说不定有的人比正常人还聪明。但盲人队就着实让人惊叹了。我一直好奇他们是先盲才学棋还是已经会下棋了才开始看不到,这个区别很大,没有人能满足我的好奇心,我知道的只是他们个个都称的上高手,久经沙场。我专心地看了男队一场比赛,几乎看不到他们走随手的“盲棋”,每步都是经过认真清楚的计算,其中有个极弱视的还可以自己摸到棋子走棋,然后用放大镜写记录,另外三个就是靠旁边一个人帮助,他告诉他们每步棋对手走了什么,然后用自己面前的专供盲人用的小棋盘摆出来,他们可以摸着这个小棋盘想棋,但我猜想棋局一定是在脑中了。这样下一盘棋非常辛苦,但你可以想象,在一个全黑的世界里,国际象棋带给他们多少幻想和乐趣。

    我试想如果有一天我看不到这个世界,我也可以在下棋中得到支撑和乐趣。我记得小时候坐火车出去比赛,时间长,我们特别爱下“闭目棋”打发时间。

    现在国际比赛形式很多,有闭目棋(可以是正常人,看着空棋盘,下得每一着写在纸上)、人机对抗(人与电脑软件比赛)、闪电棋(要求几分钟短时间下一盘棋)等等。

 

“零迟到”和“30步不能提和”规定

    比赛中段,比赛大会发了张调查表,要每个队给个意见,是支持“零迟到”还是像以前比赛一样允许有一定的迟到时间(给出15分钟),我选择了“零迟到”,理由很简单,不迟到是对对手的尊重。零迟到规则是国际棋联在今年10月的智运会首次执行,本届奥赛执行这一规则时出现一些争议。听田红卫老师介绍,在开国际棋联会议时,大家对这一条有不同看法,有权威人士认为,允许棋手最多迟到一个小时是国际象棋比赛一直以来的传统,如果严禁迟到对棋手太残忍。但国际棋联的官员坚持用这条,并举例说任何体育赛事都不允许运动员迟到,迟到等于放弃同场竞技的机会。国际象棋如果想和国际体育接轨,就必须执行这一条。有意思的事,国际棋联官员还举例迟到一般都不是客观原因造成而是主观原因,比如这次比赛很多队都住的很远,有的队要坐车很多站路才到,但第一个迟到的棋手不是住的远的,而是就住在赛场旁边酒店的人。看来迟不迟到关键还是态度问题。有些名棋手特别爱开赛后再进来,也许是怕被人打扰,看样子这个习惯无论如何要改了。

   30步不能提和”的规定让我想起北京老山,国家队在那里集训了好几年。那时候为了提高棋手们的斗志,规定在40步之内不能提和,除非走到规则规定的和棋。在这点上我们国家的教练比国际棋联的规定早了20年。不允许短和棋让比赛精彩了很多。有意思的是这次获得男子一台金牌的匈牙利棋手列科曾是个和棋大王,曾经和克拉姆尼克有连续12盘和棋的记录,今年这个规定最得利的就是他了。

 

城市印象

 

 

    来之前我只知道,我即将到达的这个城市是东德的一个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被严重摧毁的城市,并没有去详看这个城市的介绍。但来到之后,看到的一切都让我惊讶和赞叹,真的佩服德国人对文化遗产的尊重。

    德莱斯顿是有着800年历史的文化名城,1945年之前城市里满是几个世纪以来巴洛克文化的遗产和当时欧洲的艺术作品,但在那年2月中旬的几天后,轰炸后的城市照片上几乎找不到一块完整的屋顶。有人说为了摧毁当时德国的重工业,也有人说为了消灭最后聚集在这个城市的大量德军,无论如何,战争是残酷的,几个世纪的珍藏变成瓦砾。

    德国人非常怀旧,舍不得这些美妙绝伦的建筑就这样从这个城市消失,堂、宫殿、博物馆,这一座座建筑被按照以前的模样慢慢重新修复。据说在东德期间没有能力修复的就任由它在原地保留,到东西德合并后有资金时再修复。

     重修它的建筑师水平很高,当我还不清楚这段历史的时候,看到这座城市,穿过宫殿、教堂的时候,道路、墙壁看上去都很有岁月的痕迹,历史感极强,每个城堡都像是在那里竖立了几百年。只有那些高高站在屋顶上的金色天使让人看到这个城市的年轻。这里的博物馆展览欧洲最为珍贵的珍宝,城市里经常举办有各种各样的展览、音乐会、文艺表演。

      城中心易北河从中穿过。最美的部分,就在河的两岸。赛程过半大雪纷飞的时候,看这座城市,想起了小时候看到的书上的童话世界的样子。

    德国人是尊重历史的,他们发动了战争,也承认了战争的错误。他们把一片废墟又建回了从前的模样,经过多年的修复这座城市被宝留下来,这样的欧洲小城,安安静静,没有大都市的高楼大厦、繁华和喧嚣,却有比很多大都市更多的文化气息。

    比赛期间组织者送给每个运动员一支表,这支表不是这次比赛的纪念品,而是这个城市的纪念品,表盘内画了一个教堂,还镶嵌了一粒小石子,据说是二战被炸毁的一个圣女教堂的碎石。

    当我看到城市博物馆里世界名画拉斐尔(Raphael)的西斯廷圣母(Sistine Madonna)的时候,我从画上看到了这座城市给我的印象:神圣、美丽、安静、祥和、新的生命和希望。

    我买了些印有这幅画下面的两个小天使标志的小礼物回国,当作个记念吧。

 

(chende.net)12.2.22:30


2000 - 2001 http://www.chende.net All rights reserved.
陈德国际象棋网站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