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大学——写给我儿子的作文

梁志华

2014年大年初一,舒服地在家宅着!天气出奇地温暖,像是春季里阳光明媚地某一天。所有的祝福都是无声的,只要不去看手机,这个世界就是安静的。这么安静、美好、可以宅在家里的日子,儿子主动说要学习。我开心地说那我配合你一下,我也写篇作文。作文名早就想好了:《我的大学》。

我的童年是文革的尾声。记忆中大学的教室是空旷的、无人的,任我们这群孩子们疯跑。后来老师们回来了,学生们回来了,大学里生气勃勃。妈妈说,孩子怎么能不读书呢?最少也应该上完大学。孩子上大学就成了父母的心愿。可对于过早从事专业(国际象棋运动员)的我来说,大学一直在前面,就是不知道能不能进去,什么时候进去。因为有了父母的期待,因为觉得读书是有趣的应该做的事,上大学的念头一直没有断过。

第一次从河南队退役的时候,二十三岁,有了上大学的机会,天津的朱福善老师帮我联系了大学(他帮助很多棋类运动员上了大学,在这方面,朱老师是国际象棋界的功臣)。可惜阴差阳错,没能去成,辗转来了广东队。可这个念头一直未断。这也是后来在所有朋友的惊讶之下,我以三十岁高龄,在广东队退役刚刚生完孩子之后走进大学读书的原因。能上大学,我很开心,我的父母很开心。

暨南大学根据我的运动成绩免试录取了我。能上一流的大学,能到大学里读书是我一直的愿望,所以我非常珍惜这样的机会。当学校让我选择跟哪个班读书(一是在运动队里和运动员一起就读,有诸多优惠轻松毕业;二是普通班),我毫不犹豫选择了普通班,和应届生一起走进了校门。对当时的我来说,文凭的获取其实可有可无,在大学里能获取我这么多年丢失的学业、能感受不一样的世界、能不断补充我对世界的认知才是最重要的。

有趣的是,我和我的同学们都是一个属相。我的大龄没有受歧视也没受优待,学味相投,后来我和一个女同学还成了至交。我像是又重新过了遍年轻岁月,那种感觉真好。现在回想起都那么美好!但当时读书读的真是辛苦,毕竟没有读过高中,学业上与同学们的差距非常明显,得用加倍的努力才能跟得上。好在,把下棋的努力用在学习上,是很容易对付学习的。我读完“新闻学”又去读了“汉语言文学”,把自己感兴趣的东西都读一读。

在我顺利毕业之后,有一年学校校庆,抓典型让我上台发言。我由衷地感谢学校,上大学让我有了新的人生体验和人生所获,尽管我毕业之后仍然走一条棋手的道路,但大学所得对我之后走的路有着积极的影响和教导。

大学里的通识教育倾向多元文化的传播,我一直用心的研究国际象棋课程是否可以在大学开设。我撰写了完整的教学大纲、教案,编写的课程在人民体育出版社出版。在大学里开设国际象棋课程的教学目标就是传播一种文化,将流行于欧洲近千年、流行于世界的这个高智商游戏介绍给大学生。通过对国际象棋的学习对大学生产生积极的影响。

功夫不负有心人!自2007年起,我分别在暨南大学珠海学院、北京师范大学珠海学院、北京理工大学珠海学院、香港浸会北师大联合国际学院等四间大学开设了《国际象棋与棋文化》课程。国际象棋的魅力不是一般的大!每次这门选修课都很抢手。每间学校开设二至四个班,最多的班有八十人,少的班也有三四十人。这么算下来,这几年,竟不知不觉教会了近万名大学生学会下国际象棋。真的开心呀,有一点小小的满足!同时我也感叹,会下国际象棋的孩子还是太少太少,学生们基本从零开始。还得倍加努力才行。

 回顾2013,有趣地发现,我的大多数时光都是在校园里度过的。每周一至五的时间里,基本穿梭在大学间。就连出去了三个比赛,都巧合地在大学举行:伊朗的石油大学(亚青赛)、韩国的仁川大学(亚洲室内运动会)、阿联酋大学(世少赛)。

随着对国际象棋的宣传越来越多,认知的学生越来越多,真希望这项有益的运动能深入到人们的生活当中去。

此篇文章写给我的儿子,希望你爱学习、快乐学习。顺祝所有看文章的人,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新年快乐!

              

                2014年1月31日大年初一于珠海

 

 

 

(chende.net)1.31.21:00


2000 - 2001 http://www.chende.net All rights reserved.
陈德国际象棋网站 版权所有